朱某主动向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检察院投案自首

2016-12-29 10:27

朱某今年38岁,大学毕业。从2003年起,他担任六合区某街道经管站副站长兼总账会计。

朱某的家庭并不富裕,很快他的小金库就被挥霍一空了。但是他没有因此收敛,好像着了魔似的,先后注册了12个游戏账号。

朱某是南京市六合区某街道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副站长兼总账会计,负责站里的总账务。他本是个老实本分的人,可自从迷恋网络游戏后,他利用职务之便,从2006年到2012年总共挪用原本该拨发给各村的264万元。除了玩网游,他还大方地请玩友到海南、云南等地切磋技艺。去年10月,朱某自己觉得窟窿太大了,选择自首。近日,六合法院公开审理此案,朱某因挪用公款罪获刑11年。

据了解,朱某挪用的264万元,除了三项资金,其中大部分是一些社区的托管资金和拍卖款。这些社区的会计曾多次向朱某讨要资金,但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。

经管站的管理上也存在比较大的问题,因为按照正常审计程序,是到银行对账,而且,还有一个审计助理和财务所协同审计,街道每年也会审计。但实际操作中,经管所的审计根本就是走个形式,更没有去银行对账,经管站的领导也没有过问。直到朱某出事后,经管站的领导才发现,他这几年只是把一些票据简单整理了一下,并没有做账。

按理说,经管站的账目是要经过审计,不可能查不出问题。但实际上,经管站的内部审计,朱某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,做账的是他,审计的也是他。

6年挪用公款264万

飞到各地玩网游

朱某花在游戏上的钱都是怎么来的?据朱某交代,他利用自己管理经营站集体资产管理账户、负责向街道各村拨付五保户供养资金、组干部误工补贴、村办公经费三项资金等职务便利,从2006年至2012年,他先后多次从经管站在银行所设的资金账户中挪用人民币264万元。要不是朱某自首,经管站没人发现他挪用公款的事。

无力偿还选择自首

就这样,支票和印章都在朱某的手里,想开多少数目,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据了解,支取各村在经管站代管的钱,按照财务管理规定,在需要支出的时候,经办人需要提供相关票据给站长审核签字,在需要使用支票的时候,需要加盖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财务专用章、站长名章和朱某个人名章。按照规定,印章应该分开管理。但实际工作中,印章都是由朱某一个人管,即使2008年以后财务章和站长章都被收走,朱某还是可以轻易从同事那里借到。

2012年,经管站所在的七个村子,因为都没有拿到2011年的三项资金,几个村领导跑到经管站去问个究竟。眼见着纸包不住火,2012年10月29日,朱某主动向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检察院投案自首,交代了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实。但是264万已经被他挥霍一空,他自称无法偿还。

责任编辑:万一峰

游戏越玩越上瘾,朱某一没钱就给自己开支票。他一直抱着一有钱就还的心态,结果不知不觉,自己挖了上百万的大窟窿。

朱某还经常借口出差,周末基本不在家。他借口出差,其实是飞到全国各地打比赛。在玩友眼里,朱某出手相当阔绰,不管到哪个地方都是打飞的。

在法庭,朱某表达深深的悔意。六合法院认为,朱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,数额巨大不退还,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责令其退赔街道人民币264万元。

2005年,闲着无聊的他在朋友的鼓动下开始玩网络游戏。逼真的场景,紧张刺激的进程,很快就让朱某上了瘾。为了升级,他不断充值,花高价购买装备,有些动辄就要上万元。

审计如同走过场